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辽宁省 鞍山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列表加载中...
 
 
 
 
 
 
 
 

永芳之林——读《在空心的岩层上跳舞》

2015-5-18 21:05:21 阅读86 评论2 182015/05 May18

此时窗外雷雨,也有闪电。女人多会害怕。我猜想林永芳姐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怕。但有一点可以确信,她比我勇敢得多。大约她的名字颇给人想象的空间,我总是想到一片枝叶葳蕤的树林,沐风而生,栉雨而长。即使在电闪雷鸣的暗夜,它摇摆甚至匍匐过,我们总会在凌晨看见挺拔和隽秀,感受光芒和芬芳。

    偏执地觉得,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由衷地欣赏和钦佩,有一种人类文明进步的意味。永芳姐远在福建龙岩,与我缘悭一面。但我们相识已七、八年之久,成为了生命中不可缺失的朋友。读她的作品集之前,我只是了解她善解人意,和我交谈时喜欢笑。我常在她的笑意里明白许多不该妄执的道理。也还知道她的歌声好听,她大学时是校乐队的主唱;她喜欢弹古筝,也会感慨“欲把心事付瑶筝,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们都曾在上一段年华里问询过:“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不同的是我本就学浅而懒散,加之疏于读书和思索,早已远远地追寻不到她的影踪了。

    捧读着她的杂文,我承认自己乱了方寸。她有深厚的诗词底蕴,我知道,她有丰富的文化学养,我也知道。但她的篇篇文字里,都是哲思睿智,我不禁惊叹起来:博览勤书易,笃学慎思难。在人们还津津乐道于林家黛玉和徽因的时候,我的永芳姐已然从一个女子的灵与善,走到一个人的道义与担当。不是这样子么?在她已于杂文界小有名气的时候,作为一位母亲,她首先将对孩子们的爱诉诸笔端,在《演讲与口才》等杂志发表了《快乐,不仅仅来自“名列前茅”》、《尊严,不在拳脚之间》、《孩子,做英雄是有前提的》等足以令教育界深思甚至汗颜的作品;作为一位公民,

作者  | 2015-5-18 21:05:21 | 阅读(86) |评论(2) | 阅读全文>>

天天

2015-1-11 22:46:56 阅读142 评论1 112015/01 Jan11

天天它藏在草丛里,不轻易让我们找到。我们找天天的时候,都不说找,说逮。

    逮到许多天天的孩子是有本领的,因为天天秧不高,枝叶不繁茂,果子不繁密——每一颗都那么均匀地小着,小得我们的心都充满了惆怅!但倘若可以实现“天天像洋柿子那么大”的幻想,它留给我们的欲罢不能的吸引也就淡漠了许多吧,正如同普照永不及一隙微光更能令人表现出对晴朗的渴望。

    我们热爱天天的深紫色,却往往等不及这种色彩铺遍一颗果粒的全身,锐利的眼睛只要察觉那青绿的僵硬变得些微柔和,便觉它的滋味一定是由艰涩转为适口了,拈下一粒看,果见那铅笔尖一样大的小圆口刚泛了细细一痕暗红色——吃着并不甜,也带着“已熟”的自我安慰咽下了。

    如果,如果竟然突然被我们发现了一大棵野生在偏僻处,上面挂满了一嘟噜一嘟噜黑天天的秧子,那真是天大的喜悦!有灰尘也不顾及了,手雀黑也不顾及了,撸下一串串玲珑果,捂进嘴巴里,甜津津的特别的滋味随天天籽儿在唇齿间被嚼磨着……因为有天天,我觉得做一个穷小孩也蛮幸福的!

    一场阵雨过后,冲到田地边,如期看到天天幽幽地挂在颤微微的枝桠间,雨珠裹着天天,一滴水刚好比一颗天天丰盈些,二者相互留恋着,半垂半坠。那时不懂得停留欣赏,只是迫不及待抓住果子,甩下那一串串依着的水珠,淋湿了衣袖也不理会——吃到天天的更清澈、更酣醇!

    只要不和妈讨钱要买冰果,她会不吝啬地指点:西墙边苞米秧里有一棵天天。

作者  | 2015-1-11 22:46:56 | 阅读(14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个中秋,我在龙潭湾

2014-9-14 22:37:39 阅读142 评论4 142014/09 Sept14

真的是中秋那一天,并无天高水长,暑意仍有的,不强烈而已。今年的秋来得矜持,我去龙潭湾的心却早已迫切。虽逢大旱之期,岫岩的山仍绿得贴心。有一段路很美,令我意外:波光粼粼的河面不甚宽阔,也不狭窄。水流得安静而温和,使我想起儿时在河水里走的时光。比河水离我们更近的是碧草茵茵的岸滩,本来我不觉得河岸有多辽远,但是有十几头不同毛色的牛儿,静立在那里,只一处便令我恍惚,莫不是岫岩,这是在哪里?临近公路,又有浅浅的水域与草丛交替辉映。更奇的是,这里栖息着比鸽子稍大些、却更玲珑有致的水鸟,浑身雪白,形如流线,机灵的样子不容小觑,似乎轻轻地看着,也恐怕惊扰了它。这竟是哪里,一时间,连龙潭湾也忘了……

   这时节真好, 夏得不热切,秋得不寒凉。车到龙潭湾所在的山脚下,颇为自己便于下水却不便登山的鞋子踌躇了一阵子,然而分明顾及不得了。向前走,向上走,一米宽的石头小路弯弯转转,两畔的树木掩映着,刚好挡住大片阳光,使夏的余热表达得不那么直白;两畔的树木掩映着,刚好露出点点阳光,使秋的初寒浸透得不那么彻底——

   即使有风,龙潭湾的树也是静的,一片片绿枫不事张扬,听见游人说秋道红,就更是自觉无颜,纷纷避让着行人,只留斑斑叶影悄悄布于石上;即使流动,龙潭湾的水也是静的,大旱之期,更是潺潺弱弱,只听得水声,却往往不见水影。在山岩的回峰处,在垒石的罅隙里,涓涓细流惹人怜爱。我猜,大约是见不到龙潭了,水源时断时续,这般难测,怎么还会有那传说中的深潭呢?

   在这样的惶

作者  | 2014-9-14 22:37:39 | 阅读(142) |评论(4) | 阅读全文>>

老家

2014-7-20 23:50:32 阅读105 评论1 202014/07 July20

我十岁上离开出生地,当时坐在三伯父单位的小车上,从车后窗看到父母把农村的玉米杆儿都拉进城来,可见当时家境多窘,或者,他们对乡村的一切多么不舍。我当时最深的记忆,是那只极灵通的花猫怎么都不肯被抓住,随我们一起离开。它抓伤了逮它的人,也抓伤了我的心。多么想跑下车去,留在老房子里,等我的猫回来,轻轻从它的头抚到它的脊背、它的尾巴,告诉它我还在,家还在……可是我不能够,那个年纪正是开始学会在能帮助我们的人面前扮乖巧的时候,我默默地上了车,想象着花猫咪咪的惊恐万状,双目圆睁,我们彼此再也见不到了——我礼貌而谨慎地回答着伯父的话,心里掩藏着失去它的巨大难过。

    在城市里安顿下来以后的许多个夜晚,我猜想着它回到原来的家里,蹲在窗台上,等待我们给它开门却迟迟不见主人的样子,尤其是在雷阵雨的夜晚——我欠了它:一个交代和长久的安慰。

那长长的,长长的路啊,走不完似的。

然而昨天姐开车载着我回去,竟然很快就到了。这王石镇东艾村的苗圃,我喜欢的树的颜色;这二道河子少管所的高墙,我儿时惧怕的铁网;这条通往那个叫山城子的小村的,二十几年没有变化的泥泞土路,我曾一步步走过……路两旁大片大片的玉米林,还是大片大片的玉米林,还是父母年轻时候侍弄过的大片大片的玉米林……六月十四日,父亲的忌日。他已去世四年了,母亲身体已老弱——他们,再不会回老家来看一看了。这个我们回来的二十一日,是姐的生日。人到中年的我们,正如当年的父母,为城市中房子的事情而焦虑。不知怎么,就突然想回老家看看。早晨还未曾想,不到中午就站在我们小时候疯狂玩耍过的小桥上了。我们眼中曾

作者  | 2014-7-20 23:50:32 | 阅读(10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旅顺 四月 樱花节

2014-4-28 6:29:05 阅读122 评论2 282014/04 Apr28

几年前去丹东青山沟,一路看见是活泛的溪流,心也就跟着活泛起来;昨天去旅顺龙王塘,一路看见是烂漫的春花,心也就跟着烂漫起来。青山沟的瀑布和星空,是水的活泛给的;龙王塘的樱花和丁香,是春的烂漫给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或者“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都在告诉我:你要去寻找什么,便会一路捕到什么的影踪。

    人间的四月天,美丽的樱花节,比往年显得恬淡了些,因为单片的樱花已开过了,我错过了它的花期。而双片的开得正好——落花时节又逢花,惋惜与迷恋都有,失落并快意都有。心若循着美走下去,就一定处处都是美的春之影踪了。

    许是色彩哄骗了眼睛,总觉得粉色的樱花更繁密,更热闹。挨挨挤挤的,离伙伴很近,离过客也很近的样子,那么安于世俗,即使花枝倾垂,红颜渐老,亦笑怒由人,肆意含苞至开放,浓艳至枯老。满树的粉红的樱花,如天边云霞般令人难以置信,眼前大片大片的绯红不是伊人巧手攒弄的花束,而是真真的大自然生就的花!

   白色的樱花就更是令人恍如隔世离空,将身置于仙景幻境了。那一树一树的雪白,银花碧叶,纵有满眼的千朵万朵压枝低,繁花堪赏,我亦不敢放纵内心的喜欢,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霎时儿担心雨,霎时儿担心风,霎时儿又怨怨地看着那摇曳花枝制造樱花雪的莽撞人!

   七日的花期,我得以一日相逢,怎不是修来的福泽呢?

   原来樱花无一不美,树干的壮硕,花枝的纤韧,叶子的青翠,

作者  | 2014-4-28 6:29:05 | 阅读(122) |评论(2) | 阅读全文>>

桃梨

2014-4-21 19:15:51 阅读97 评论5 212014/04 Apr21

     也许,该这样来记得:在我而立之年后,本命这一年的春天有一点不合逻辑,俩个相挨的日子竟可以一个穿棉,一个披纱。而这样反常的气象竟惹得百花齐放,花期也改得较往年提前了好多——可见这花儿都是外表柔柔弱弱的,内心啊,刚着呢,管你忽热情忽冷漠,生命的绽放无需看周遭变换的脸色。

     一位姐姐第三次告诉我别忘去看她家的玉兰时,我就已经开始了担心,因为从她觉得该告诉我了起,花儿就在等待。我见到她们时,果然,已繁盛至极,令人不安。想起: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总要“花未开全月未满”才有希望,可是自欺欺人啊,既然已濒开 ,既然已趋圆,断然回不去也停不住的,只有一种结局。然而花开花谢,月盈月缺,是有轮回的。不知是幸与不幸。人呢,不管是割舍,还是逃离,绝不会再回来了。

     中了红楼梦的毒,就满脑子梨(离)花、桃(逃)花、杏(幸)花、樱桃(应逃)花,她们都开着,笑着,预示着悲欢。我不能参透,只觉得美和怜惜。

     桃花的殷红,梨花的皎白,是凡尘艳素的争端,离合的转换,终究一样一样看过,一种一种尝过,才知道,都是花,都是命。即便是两极,本质也没有什么不同,比如红白,比如聚散,比如盛衰,比如生死,还有失望与希望……

作者  | 2014-4-21 19:15:51 | 阅读(97) |评论(5) | 阅读全文>>

等他经过

2014-4-14 6:32:08 阅读96 评论3 142014/04 Apr14

桃花醉了

李白的心也醉了

桃花碎了

颦儿的心也碎了

懂得桃花的人

都像神仙

桃花落了

唐寅才哭

还是唐寅哭了

桃花才落

我只有变成一朵桃花

等他经过才知道

作者  | 2014-4-14 6:32:08 | 阅读(96) |评论(3) | 阅读全文>>

哪一块排骨都好

2014-3-8 5:59:10 阅读108 评论6 82014/03 Mar8

那个成就很高的老教授给我们讲:很小时候的他,意外得到了一些杏,杏太好了,他要把它们都带回去给妈妈。可是从一开始,它们的鲜甜就极强地诱惑着他六岁的胃口——怎么办?他选了一枚杏子含在嘴里,并不咬开,坚持一路到了家……讲到动情处,他哭了出来。

我惊呆了:是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勾起了他记忆中的艰辛,还是痴儿报母的行动感动了自己呢?若是演讲的技巧,是最合理的推测;若是思母的情绪,是最合情的猜想。

想必,母亲为孩子所作出的克己更多不胜数,并出自本能。

读初中的时候,我的母亲正在做清扫大街的临时工,很苦。说苦,是因为她身形瘦小,力量有限而工作量很大。

那天中午放学,我顶着毒太阳走回家,为别人都有而我没有自行车而气恼。饭菜很简单,妈妈一会儿又要去上班。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衣兜里掏出两个梨来,给我。这是我以前没有吃过的一种梨。不知道妈妈吃没吃过。但我小小的心里有点难过了:她那么累,那么热,那么渴,为什么不吃掉一个呢?我问过,那个“在籍”的搭档只给了她这两个。当时,她一定想都没想,就把梨放进了衣兜里。

那段时光里,母亲照过一张像,照片上的她又黑又瘦,连笑容都那么疲惫而勉强。我记得那么清晰,总不会模糊。

她变得胖又白些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我们没有舒心太久,她就脑血栓了,医院里昏迷着,胡乱咬牙和呓语——她这大半生,坚持得太难了(从十几年后我的父亲去世而她不甚想念来看,她的婚姻并不如愿,是为了孩子一直隐忍着。对于女人来说,这并非人生上策。但对于母亲的身份,天下这样的女人无疑是可敬的)。我说:妈妈,你起来,你的孩子很

作者  | 2014-3-8 5:59:10 | 阅读(108) |评论(6) | 阅读全文>>

满树梨花开

2014-2-1 11:51:58 阅读182 评论2 12014/02 Feb1

是的,还不是梨花开的时候。可是记忆这回事儿,总是不讲道理。就像突然很想念一个人,是与他在哪里毫无关系的。或许, 越遥远,越想念得紧。就像这个春节,在乎我的人提起我在乎的人——父亲。原来春节是为了想念的:想念春天,想念亲人,想念留在以往的春天里的亲人……

    小时候,我对父亲是颇有几分怨言的。

    在农村生活了十二年的光景,我们家的院子里竟然没有栽过树,什么树都没有。桃三、杏四、梨五年……你给我们栽棵樱桃,两年也就看见果子了,何必,我们要到旁人家里去羡慕那满树的花,满树的果呢?

村里只有一家小卖店,大约是姓曹的,大家却叫主人他“老毕头”的,不知源出。老毕头脸上总是慈悲吃紧,刻薄有余。每次我去打酱油总有一种挑战生意人的勇气在升腾。偏偏父亲要叮嘱:记得要老毕头添点腐乳汤。我只买两角钱的一块豆腐乳,还要人家添汤,真真要卖尽我小孩子家的面皮了!但父命难违,我的嗫嚅换来腐乳汤和一声“哼”。

老毕头家后院有棵多年的老梨树,每年春天,那花开得气势逼人,比他店里那两大坛子腐乳还要震慑心肠。我不敢猜想那翠碧的枝叶、雪白的梨花掩映下,他的家院里如何富足,只是那一树繁花就够我仰望得出神了。

秋到了。

满树好看的梨,我不敢靠近,不敢觉得好吃——好看,远远地好看,还不行么?

糟糕的是我这远远地好看,被老毕头发觉了,他绕着树巡了一圈,等到我跟前时算是结束这个圆,一声不吭地往前面的路上走去。我也要捍卫自己的什么似的离

作者  | 2014-2-1 11:51:58 | 阅读(182) |评论(2) | 阅读全文>>

一句话

2014-1-29 9:58:37 阅读103 评论0 292014/01 Jan29

这一句话

每个人心里都有过

懦弱者不肯说

需要很勇敢很洒脱

这一句话

思绪万千心头滴血

还是舍不得说

宁愿不自由不快乐

这一句话

能换回我的骄傲我的世界

从此生命中都是过客

——

我已经不爱你了

作者  | 2014-1-29 9:58:37 | 阅读(10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书签

2014-1-25 11:09:08 阅读126 评论1 252014/01 Jan25

书签的好是桃花面上的那颗美人痣,是折扇坠子里的那抹红流苏,是公子巾上那块无暇的白玉——总之,是一种点缀的美,是一种缺不了的周到。初见它,以为是那可以簪在头发上的步摇呢,可是,比步摇要刚烈些,不那么阴柔。姐说是书签,觉得适合送我。

    一下子就怔在那里了,心下那种无法企及一个懂我的人的失落,突然就九曲八折地逆转着:姐算懂我的了,一身疲惫地从北京带回它来;从前的爱人算疼我了,也曾细心地为我挑选红楼诗签;还有那个因为遥远而选择淡忘的人,又是怎样惊喜地发现一个小巧的钱袋寄给我……拥有过的心思,像这书签一样精致地细数光阴,不管是欢快,还是哀愁,日子如书,一页一页地翻过去,再要从头,已只是温习般地回忆了。

或者因为留恋那份精彩,书签就定格在那个惊心动魄的位置。比小时候慌慌然扣过书去的样子从容许多。天真却少了,什么因为残忍和血腥而不忍看了,什么因为猎奇和羞涩而不敢看了,似乎都没有那么多承不住的情绪起伏了。

有时仅仅是为了应对身外之务就要动用这签,做一个隔断。倘若人生如读书,能有一个标记休止于此的签该有多好,可以容我迟疑,容我怠慢,甚至是容许我的辜负,该有多么慈悲呢!

与书签最为登对的事物当是镇纸了,二者虽均为附属,却不容把玩,当你把玩它们的时候,无伤大雅,却失了品位,连要读的书,欲书的文都变得有了玩物的意味。它们的样貌颜色也最好安静不事张扬,又要富有内涵,如这青花。

儿时用丝线缠绕一个图案来做书签的情景,倒似乎不为了读书,为了证明自己爱书或者灵巧什么的,看来小孩子的心事也未必就比成年的简单。

作者  | 2014-1-25 11:09:08 | 阅读(1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一个人

2013-12-30 19:49:50 阅读86 评论0 302013/12 Dec30

不管生养你的人

有多么多么爱你

曾有多么多么地爱你

他们终究会留下你

留下你

一个人被欺负

一个人吃东西

不管爱慕你的人

怎样说不会欺负你

并全力以赴地陪你吃东西

他终究会留下你

留下你

一个人傻笑

一个人哭泣

一个人哭泣

一个人傻笑

那爱慕你的人

他曾全力以赴地陪你吃东西

他说过绝不会欺负你

一个人被欺负

一个人吃东西

那生养你的人

他们有多么多么爱你

他们曾有多么多么地爱你

作者  | 2013-12-30 19:49:50 | 阅读(8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