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留给我的2011  

2011-12-31 19:2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留给我的2011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紫嫣

 她被我和那个爱花的男孩唤作紫嫣的时候,开得正好。花儿开得正好的时候,总是惹人倍加怜爱。“老师,给这花儿换个名字吧!”男孩儿热烈地央求着。她的本名也真的配不得这分雅致,叫做“老来俏”的。一听便知是为着什么人春风又渡江南岸了。倘或我已老,便不会期许有多少娇俏可以重来。更欣赏“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年轻时候,“多少姹紫嫣红都付与断井残垣”,君不来,独自花开,嫣然一笑,烟然一梦……如斯情怀,稍纵即逝。老来回味疼而且冷,那是孤单;笑而且暖,便是幸福。

 

留给我的2011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海棠

   模模糊糊地记得邻家电视机里一个叫“秋海棠”的男子俊俏又悲情的脸庞,大约是红极一时的小生把握不了爱情,更把握不了命运的戏路——年少懵懂,实在不知,那绿肥红瘦,婆娑枝头,系挂着多少欲语还休,欲辨忘言的心事。固执地以为“落红不是无情物”指的就是海棠。不会是腊梅,太硬朗了;不会是玫瑰,太丰硕了……只能是海棠,深锁离愁,无声无息地凋零;挥遣别绪,荣枯一束,任你包涵也罢了,任你嗔怨亦休矣!

  
留给我的2011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月季

 那一月,我念念不忘汲水成澜,只为浇花,不为结果;那一季,我惴惴不安低闻浅嗅,只为纪念,不为拥有。即便是月季吧,更多的也是无花五香的时候,其实叶子很美。小时候,我对她的理解就只是香与艳。人到中年,我知道日日夜夜,月月季季,不变的只能是叶子,就像洗尽铅华的女子依然温润的心。很多时候,我们爱的只是皮毛之浅,抛却了彻骨之深。月季的风骨是那一枝一干,一刺一叶,我们,却任由目光漫不经心地从这一切身上浮华掠过,仿佛无色无味的便不是生命。

     被辜负的从来都是最好的。

 

 留给我的2011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流年

笨拙如我,从“1978”一直写到“2012”,果然,是35个数字,三行半,便是我的虚岁——虚度光阴的年岁。终于理解了儿时听母亲在清冷的凌晨披衣自语的“人,怎么能不老……”这句话太熟悉,熟悉到似乎周围总有人在说。这个人在哪里呢?就住在心里呢。那是自己的疑惑:怎么能够不那么快老去;那是自己的感叹:那些喜欢一个人就把他挂在嘴上的日子真的回不去了!那是自己的从容:终究是要面对那一坛子光阴,做一只怯弱的小鼠,听凭岁月的猫爪把封存着的青春“去了皮”——“留一半”——“一扫光”的……

 “春尽愁中与病中,花枝遭雨又遭风。

   鬓边旧白添新白,树底深红换浅红。”

   可是,花谢了,还会再开;

   人若老了,就不会再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