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故园  

2011-02-24 09:3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园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小 局

 

 千门万户闹元宵的日子,在灿烂的烟花影和清脆的鞭炮声里,我知道,父亲去世已整整七个月了。昨天,母亲终于固执地逃离般去了姐姐家居住。她需要更温暖,更舒心,她是久病的人,令人疼和理解。

 

 于是照顾她的我的朋友也轻快地搬离,从早晨不及傍晚,整个家院便空空落落的了。

 

 我十岁上来到这传说中的城郊的房子里居住,其实它的样貌筋骨远不及家乡的旧所,儿时就明白,那实在是父亲竭尽全力仍无法到城里“更上一层楼”的缘故,从此就开始了一入夏便担心房子漏雨的日子。父亲走的那天没有下雨,头一天他转着凝滞的眼睛告诉我:他就怕房子漏雨,前些天已经盖了几片瓦,就不漏了。我听到那声音里一个平庸男人对持家不周的恐怕和顺利善后的欣慰……

 

 这中间二十余年的风雨,这稍显卑微的院落,四口之家走过了人间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给母亲挑拣出她要穿的衣物时,看到父亲给姐姐买的一件大衣,那时供两个孩子读书,家里很窘。深受父母宠爱的姐非要买那件衣服,妈打了她,她一直哭。父亲不忍心,就忍心花了五十元以上的钱——我电话告诉姐:我看到了你的一件大衣,姐立刻说:我知道。对于追寻父亲也是疼爱我的那样飘浮的记忆而言,我更愿意守在他一成不变对姐姐“偏心”的生活中,因为那很真实,也很幸福。

 

 又是一个三月了,从此这小园中便没有了一个健硕的身影春种秋收,亦没有了另一个病弱的身躯弄花侍草。樱桃又要点红枝头,不会再听见父亲高声说:我回来一猜你就挂在树上!至于母亲会不会回来采摘就要落地的果子,等我们来吃,倒还有着未知数一样的希望.

 

 一听到“或租或卖”的议论,心灵府邸便有兵临城下的惶恐,连在乎的人也要怪我“竟想些没用的事情”——怀恋旧时光,终究无用: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