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蛰伏时代  

2011-04-23 12:2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蜗居》引起的胡思乱想

 

蛰伏时代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我们要拒绝毒品,因为一旦这种终极快乐可以简单地获得的话,你就不会再对其他各种通过努力获得的快感产生兴趣了。如果每个人的快乐都这样容易得到,你还会去寻觅爱情吗?你还会去努力工作吗?你还会因为失去而伤心吗?”这是《蜗居》男主人公宋思明的话。

他对简单女青年郭海藻说的话。

42岁的市长秘书宋思明,是个不折不扣的成功男人——他是胆大妄为心稳手辣的贪官,运筹帷幄;他站在现实与浪漫的两极,安妻抚妾;他迷失在金钱与美色的幽径里一去难返,直当作对事业与爱情的执着追求。

他的事业终极是“大奸似忠”,发妻如数清点出放高利贷的本利及变卖家产的钱财仍不能敌补天之一石,二奶海藻的别墅、跑车及五百万的安置费都在瞬息之间由爱的宣言虚化为罪证,亦是其爱情的终极。

可以说,宋思明便是一颗疑似良药的毒品,诱惑着寄望于简单获得快乐的梦游状态的海藻。

如果将读者分为两种的话,应该是男读者和女读者。《蜗居》的男读者会看到权力、享乐——占有。女读者会看到爱情、享乐——拥有。这种建筑在枉法与益己基础上的物质追逐,使立足于社会的游刃有余和放纵于床上的痛快淋漓这两种身心俱在的终极快乐都简单地获得了。

也许他们所享有的一切是宋思明通过半生努力才获得的快感,而堕入水晶宫的海藻借屏障不再去努力工作,不为失去贫贱男友小贝的爱情而伤心太久……但我还是清晰地记得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话:“爱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为他的幸福而高兴,为使他能够更幸福而去做需要做的一切,并从这当中得到快乐。爱情的意义就在于帮助对方提高,同时也提高自己,唯有那因为爱而变得思想明澈,双手矫健的人,才算爱着。” 应该承认的是,宋思明与郭海藻之间是有着浓厚的爱的意味的,但仍囿于蜗壳而不至“思想明澈,双手矫健”的境界。

这是一个真正悲哀的时代,这种悲哀不只在于官员一室千里而平民斗室蜗居,更在于不分层次的集体性灵魂蜗居。就如同全民热衷“小沈阳”一样的和谐统一。我们只能将理想目标分为大蜗和小蜗的区别,飞翔的翅膀严重退化为壳的一扇,且使得蛰伏的壁垒更加坚不可摧了。仅仅是为了不断地汲取再汲取养分,以满足冬眠一样的生命需求,而拒绝冒险地醒来,拒绝有风的春天。

这是一个真正悲哀的时代,这种悲哀甚于“只为稻粱谋”,如果我们努力的终极目的是饱了稻梁再谋脂膏,如果我们爱情的终极目的是共同享乐而不是互译灵魂密码(或许互解肉体密码的终极快乐更容易简单地获得),那么我们所有努力的结果都是离人远一些,更远一些……我们的生命像极了海藻腹中那个终止于第六个月的胎儿,状似极其活跃,前途无量却距离真正的成活为人就差那么一段距离,那是混沌与阳光的距离,那是窒息与氧气的距离,那是囚溺与自由的距离……

这是一个真正悲哀的时代,这种悲哀还在于几乎所有的男读者都会扼腕叹息宋思明逃脱得不够及时与高妙;几乎所有的女读者都为他垂死之时说的那句“海藻,我爱你”唏嘘不已,而将他对妻女的冷漠和纠结于心的处女情结等忽略不计——所有的男女读者都会对小局的故作清高、胡说八道嗤之以鼻。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