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只求今生不言他  

2011-05-16 23:2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只求今生不言他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有一种雪样聪明的女子,她的心是冰做的。你可以爱护她,但不要太懂得,否则她会躲到无人的角落化到心碎无形——


                       只求今生不言他


                            一


   原露的枕头里压着好多好多的梦,多半是冷色的。常常是梦见自己在一段悬着的楼梯上来回、来回地跑,上去再没有延伸之处,下来再没有落脚之地。如果想翻过台阶,貌似可以踩踏的每一个点都是虚无的,一下子就那么直直地跌落下去—— 
   惊醒时耳边蓦地响起小女儿稚气的声音: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他怎么会住进这栋楼里来了呢?原露半张着嘴,看着他一级一级地往上走,忘记了读书时一直警告自己张嘴时不好看,在他面前一定要紧闭双唇,抿出不以为然的笑意来。可是现在全部疏忽了,只有楼梯虚浮起来——他是那么真实! 
   不知道他在第几层,只知道他在自己心间最底层。随着他的入住成为铁定的事实,原露的阵脚从微乱到大乱,十几年的记忆七零八落地从四面八方涌来,准备拼装重组。不可以,不可以,煞尽心力敲碎的往日绝不会重现,近在咫尺的两个人早已他非他,我非我。 


                            二


   原露深感张皇的是近年与他说了那么多、那么多的知心话,都在QQ聊天记录里。以为永不会再见的两个人倾吐些什么都如同倒进黑洞里一样的安全。虽然自以为两人一直墨守着“不谈旧事;不问住址;不言相见”的三不公约。可是,现在呢,删除了一次又一次也无法预测那一边纸间心上,仍是密密麻麻的字码还是漫无边际的空白。早知道,早知道,为什么要鬼使神差地从同学群里把他拣出来加在“辛德勒名单”里呢?辛德勒名单里全是她真实的死党和虚幻的契友。然而他的备注名称与众不同,是“YL”。 
   还好,他不知道原露也住在这栋楼里,仍在没心没肺地和她开玩笑:“今晚我去你家门口站岗吧!”原露看着“滴滴滴”传过来的玫瑰花,再不敢嘻嘻哈哈地说谢谢,虽然这是一个玫瑰只代表爱情外壳而不是内核的年代。仿佛一个不小心,他就会从楼上蹦下来,真的来敲她这扇把整个世界关在外面的门。 
   他在她沉默的空隙里读她的词:
   

淡抹鹅黄软风推,

青葱岁月唤不回。

眼底揉沙轻含泪,

心上扶冰深藏灰。

 

风撼彻,

雪纷飞,

终究难为一枝梅。

青丝新染羞对镜,

到底别梦飐尘归。

 
   他问:“换一种方式生活不好么?一直希望你是晴朗的天空,灿烂的阳光——即便是忧伤,可不可以是细细的雨,淡淡的菊?”这样的话,如果不是在网络上,对面而言是无法出口的。她想回复“原露已无法回到原路”时,他的词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冲击着她模糊起来的视线: 
       

晨露凄清双泪垂,

不期蒲草许相随。

独依风影听花落,

各守云泥携雨归。

幽梦短,

夙心非,

难寻驿路两青梅。

心结连理枝无计,

枯守樊篱却忍为。

    一字一字地读,她的泪就如清清晨露从叶尖颤颤地垂了下来……有一种雪样聪明的女子,她的心是冰做的。你可以爱护她,但不要太懂得,否则她会躲到无人的角落化到心碎无形——很不幸,原露属了这一种。

 
                            三 


    她决定搬出这栋楼,去一个再不会遇到他的地方。 
    卖房启刚贴出去,一时还不会起什么效应。原露一边疼丝丝地想搬去的新址离女儿的学校又远了一些,一边机械地掏钥匙,开防盗门……一双手臂那么突兀地袭过来,环抱住她仍然细瘦的腰,微凉而不安。转头不转头都知道——是他。 
    必须做成不知道的状态:惊回首,夸张地呼叫:“怎么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窘窘地笑:“也不让我进去坐坐,就在楼道里这么喊,真是死性难改!” 
    然后她知道是卖房启事上的电话号码出卖了她。“怎么知道是我的电话,你从没有拨打过这个电话啊?”这是一个明知答案也不得不问的题。“从未拨打的电话不可以记得吗?一直拨打的电话就一定记得吗?”他浓而顶端带旋的眉毛仍然似蹙非蹙,那副此题无解的嘴脸曾是怎样轻易地征服了原露所向无敌的自负。今生,或许只有和他在一起,才可以像张爱玲与胡兰成那样关在一起三天三夜,不停地——说话。 
    “嗯?你用自己的名字做我的备注名称吗?真巧,我给你用的也是这两个字母!”出门前电脑忘关了,给他看到了辛德勒名单。如果从前,原露一定又要困惑怎么老是在他面前出糗。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明白所谓老是出糗,只是在那个重要的人面前的缘故:过分的在意加深了对自己的失望而已。不等原露说什么,他又藏起有失郑重的温柔,一板一眼地问:“房子卖出去了么?我出高价吧,连~~一起!”后半句却小心翼翼起来,含混不清的两个字原露是想得出的。 
    “这房子,已经卖出去了,一会儿,对方就来签。你留下帮我的忙么?” 
    原露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眉,为她紧紧蹙过一次的那双眉,现在该是又一次蹙紧了!可是,她的心弦也绷得紧紧的了,他再停留片刻都足以令其断得魂飞魄散——他是真的懂得,上楼去的沉沉的脚,步,声,每一响都令她的心松开一环:亲爱的,曾经的恋人做情人会是最好的结局么?不,那是最痛的内伤…… 


                           四


    她又在半睡半醒的梦里找楼梯出口,心疼得像那个为了见王子而悄悄变作泡沫的小鱼儿,身却早已没有了敢于万劫不复的信念和勇气。 
   “我们的灵魂敢从网线的两端再次走向彼此,把最远的距离缩短。却不敢在真实的空间里片刻相拥,只好把最近的距离再次无限拉长……”打完这两行字在那个熟悉的对话框里之后,原露把鼠标停在他的头像上,这最后一次的停留恍然唤起当初说分手时的荒空。删除了“YL”,如同删除了自己。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这两字谶语是:远离。 
    千千静听里正是俩个一起听过的《那江烟花》: 
          ……
          青梅依依花漠漠
          晚风残残叶落落
          秋凉微微蝶飞飞
          往事凄凄心错错
          身无双翼舞空华
          执手飘零漫羽霞
          但为东篱双双落
          只求今生不言它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