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爱上小鱼  

2011-05-20 20:0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墨笼烟

     小鱼,我的一个网友,当初听到“小鱼”这个名字,很是诧异,一种灵魅的感觉,让我觉得她将是一个刁钻古怪,精灵剔透的女子。果不其然,从她的文字里解读,她是一个聪明的让人惊叹的女子,我们没有聊过天,也不知怎样的因缘际会让彼此成为好友。

      很长时间,我们没有深交,只是偶尔转转彼此的空间,甚至不留蛛丝马迹的印痕,因为我这人一直不太喜欢热闹,而她仿佛也不是合群之人。于是我们两个就像风与风的交汇,雨与雨的擦肩。直至后来有一天,她在我的一篇文字里留下语言,好像还很恭维的样子,当时她的语句很是让我受用,于是有点沾沾自喜,洋洋得意。作为回报,也跑到她的空间涂鸦了一翻。于是一来二往,在彼此的文字间我们有了实质性的深入。她的文字很理性,有点像我的风格,(当然,这是我的一厢情愿)就像一个看透世事的殉难者。她的诗词很感性,有点率真的浪漫。在文字间,我一直欣赏感性的文字,就像一个女子,喜怒哀乐,哭笑怒骂,坦坦然然完全释放,这才称得上女子,否则就有点做作的嫌疑。因此,我喜欢于丹,喜欢六六,喜欢洪晃,却不大爱见安意如,安妮宝贝。因为前者比后者多了故事,所以她们的文字更现实,更有着智慧的提炼。我想小鱼是有故事的女子,就像她那篇《一树繁花》,浪漫,唯美且不泛伤感。

   我们不聊天,但知道网络上有彼此的存在,就像这个江湖,虽然我们不参与,但在那个以文字为乐的圈子,彼此都知道对方的份量。其间到不是多么优秀,只是我们彼此欣赏,欣赏文字,欣赏其人,欣赏那种被吸引的感觉。因为,文字是写着的魂在飞舞,我想坦露在文字面前的小鱼是真实的,真实的我可以穿透显示屏的隔阂,抓住她的影子,对,就是她的影子,落寞的语言,悲伤的句子。那些文字,就是灯影下的她,用灵魂在书写,只不过无缘的人看不见,不同类着看不清。模糊的影子,真实的人。而我却看的真实,看的详细,在她的文字面前我常常自诩:我们是同道中人。

   我们第一次实质性接触,是因为她那篇《三月的樱花》的文章,在文中,那种小女子对樱花的向往和梦幻,矛盾和挣扎,渴望突破牢笼,拥抱自然的心性一览无余。看完文章,我哑然而笑,笑她小孩子的心性,我想,也许这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孩子,一个女子如果还有希望,还有幻想,还有准备打破约定成俗习惯的渴望,那就说明,这个女子是年轻的,起码说明她的心态还是稚嫩的,就像没被纤尘污染的原生态。心性而起,也许被她的情绪感染亦或同化,于是带着调侃的语气在她的文字后面留了言,“小鱼,如果你请假去日本看樱花,我就去看你。”我想,自己当时的心态或许更多的是好赌心性膨胀而起,这个世界,如果有谁不受环境,人为约束,可以随心所欲,想做统一完美结合。那么我定当对她顶礼膜拜,甚至对她仰视置于神坛的位置。

  我没奢想过她会回言,因为这本不是好回言的东西,就像彼此之间的一种玩笑,如果有了针锋相对的来往,那么这种游戏的实质已经有了改变。我想,小鱼是个聪明的女子,不过是哈哈一笑的掩饰,亦或转身,视而不见的漠视。可是,没想到,她却用坦诚真实剖解着自己的内心。她回复了,回复得认真,迫切。她说:我想看三月的樱花,四月的紫藤,还有真实的你。想,是最折磨人的一种状态。那一刻,我有了一丝丝心痛的感觉,一个真实的女子,却在现实的无奈中落寞。就像那个橱窗外面的小女孩,艳羡地看着里面反射出来的芭比娃娃的光线,却只能望洋兴叹,而我们始终没有办法,因为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无法实现的愿望,更有着一生都无法达到目标的折磨。

  不知是心痛,还是同情?亦或是勾起了自己内心深处某些看不见的隐藏欲望,于是告诉小鱼,为她写篇关于樱花的故事,既然我们无法去实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就借助文字,用文字的触角来延伸到这个暗行的毒瘤身旁。我问:鱼儿,希望要帅哥还是美女?我送你想要的完美。我想,我是真心想送她快乐的,只是借助文字,用我所掌握的文字排列,为她饰演一场文字舞剧,有喜有悲,有同情有渴望,甚至还有这一生都无法达到的愿望。

  她说:“怎样都好,随你的感觉。”当时的我们是没有深聊的,匆匆两句,彼此下线。

  承诺后,那份急切想完成的心态让我有了变态的执拗,想像鱼儿的样子;想像鱼儿的语言;想像她的静态美;想像她那活泼调皮刁钻机灵天真妩媚的娇憨;还有作为一个女子,她身上特有的闪光的东西。我想:施人快乐,定当明知其快乐。可惜,天公不作美,当文字编码进行到一半,可怕的日本海啸和地震,让我的文字不得不作罢,设计的故事无法再进行下去,因为在苦难面前,我们无颜去诠释浪漫。此时的我更没了续写文字的冲动。于是抱着愧疚的心态向小鱼道了歉。

  我说:“鱼儿,对不起!答应你的承诺无法完成,日本的地震几年内将让人悲痛,再完美的故事都没了吸引力,在伤痛着面前,文字宣泄的快乐将会成为一种无言的伤害。发生在日本樱花祭的浪漫,我没了心情。”

  记得她说:“没事!等等看,我要等下去。”她是如此说,为她的痴真而动容,一个不言放弃的女子,总是在某些地方闪着让人欣慰的快感。我想小鱼是这样的。于是随口而出:“小鱼,假如我们距离近,我想,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她很快回言:“对,是很好的那种,是可以为彼此遮谎的朋友。”凭着打字的速度,我想她是没有思考的,于是带着试探的语气对她说:“鱼,我们仿佛没有聊过天吧?”她说:“是的!可是,烟儿我喜欢你,从你的文字里我了解你。”那一刻,惺惺相惜的痛,还是戚戚相关的乐,让我刹那有了失控。不由自主地对她说:“鱼,我们是同一类人,痛并快乐着,骨子里的傲气让我们孤寒,但坯子里卑微让我们悲冕,这就是我们,游走在快乐的边缘,可是却又仿佛离幸福很远。”隐隐的伤感让我有了落寞的语言,只是不知显示屏那端的小鱼又有何感慨?

  “是的!烟儿,这就是我们,但,绝不媚俗,绝不!”映现在显示屏上的几个字,让我眼眶有了暖暖的湿润,多么率真感性的女子,可恰恰是这种女子,因之太真,往往伤的也最重。

 “鱼儿,我也喜欢上了你,你就像我的影子,甚或我的妹妹。”我有感而发,最真挚的情感从胸腔喷薄而出。

 “我希望有你这样的姐姐。”文字中蹦出小鱼的真情。欢快却在屏幕上调皮的腾挪,一来二去间,灵魂深处最柔情的东西被彼此的文字勾起涟漪,荡起纹波。我们的打字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掩盖和思考,被幸福包裹着的喜悦像烟花一样在彼此心田释放。我说:“鱼儿,我们结拜吧?”她说:“好的,烟儿!”“是不是要焚香叩头?”我哈哈大笑,咄咄逼人地向她发号着使令。那一刻,散至内心的甜蜜像甘泉一样,让我有了食之怡神的雀跃。我们真的续起了年庚,我比她大三岁,理所当然地做了姐姐,而她却无可奈何地做了妹妹。

 也许,我们都是太浪漫多情的女子,冲动让我得意忘形,那一刻的心情让我有了想拥抱太阳的激情,甚至幻想如果有一架筝,一管笛定当携她同奏《沧海一声笑》甚或《笑傲江湖》,因为这个世界,多的是人,少的是知音,也难怪有了刘正风和曲洋惺惺相惜,退隐江河。也在此刻,真正理解了俞伯牙摔琴,悲伤欲绝的惨痛心情。

   于是,我无法自控,矫情地打出了:“鱼儿!鱼儿!我的宝贝!”几个字。而她,那个傻丫头,随着我的疯却忘情地发来几个字:“烟儿!烟儿!我的姐姐。”我们同时哈哈大笑,调皮的QQ的表情,张牙舞爪地彰显在屏幕上,但在内心却有着携手江湖,醉看潮汐的灵犀感觉。虽然看不到彼此的表情,可是我能感觉的到,此时她的心也许与我一样,是快乐的。因为,我们本是一体,呵呵……难道不是吗?

  心的愉悦,让我们有了难以割舍的情愫,闲暇时日,只要相遇,总会聊上两句,甚或生活,亦或工作,莫名的温暖在心间荡漾,每每此时,总是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姐妹行列。牵挂着她的快乐,牵挂着她的忧伤,甚至关注着她的一丝一毫的文字的动向。也许这就是灵魂相惜的感动和感应。

 我想,她也是如此吧?不然,我的空间只要有一丝变动,她总会第一个有所反应。亦或驻足,亦或留言,只言片语的语句,很是让我感动,因为那里面满满的全是她的一片心意,暖暖的温情总是牵惹着内心最柔弱的地方。直至前段时间,由于工作和心情的原因,时时有种放弃网络的冲动,于是很长时间克制着自己,不登陆QQ,不书写文字。只是把自己放逐在平淡的日子中,以此想证明,我在现实中穿行,没有幻想,没有渴望,实实在在,不再做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