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我佛慈悲  

2012-06-10 00:1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佛慈悲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未曾预期的相见便要感恩于宿命的安排。我已长久的想念即将在岁月的庸碌里干涸的时候,有晶莹的雨丝穿越层云,润泽心灵。为一次突然自我的救赎,在莫测的气象里逃离,是否晴天,当然只有天知道。

遥远的大辽,古旧的东京,我与世格格不入的衣装是否和你一样包容着寂静的心情?阴霾不破又如何,那一路形同枯老的花枝里,不正裹挟着大朵的红艳张扬着沿途的风景么?高高的榆杨,绿影婆娑,殷勤地照顾着左右顾盼的我。而令我闭上嘴巴,继续张望的却是那森森的松、柏。我知道,庄严。白塔,白塔,我来了。仰头的片刻,有泪光与刚刚显露的阳光重合,眯起的眼睛是掩饰藏了七年的惊奇,盛开的喜悦是须仰视才见的神圣。

 

我佛慈悲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愿意相信这神奇的佛利塔是汉时兴建、唐时修缮的一方鼎盛;愿意相信这威严的广佑塔是辽代的一曲挽歌;更愿意相信这巍然的葬身塔是金朝那位出家为尼的谥皇后最后的居留——不管怎样流传,我都以为这巍峨宝塔承得起汉的清高,唐的丰美,辽的骁勇,金的卓绝……刘汉李唐已杳远,淡薄的记忆里耶律阿保机的战马嘶鸣,或者完颜阿骨打的锋芒四射,都不及一个痴儿报母的莫须有的故事更能令我相信。

 你看那莲花台上,或双手捧钵,或持莲合十的佛像,不能不让人心头涌起慈悲。而心头溢满慈悲的时候,没有人会忘记母亲。恕我粗鄙,塔的意义于我,大概只能是有一位母亲生在塔下,便有她的孩子来拜塔;有一位母亲逝于塔中,便有她的孩子来阔塔——这是多么好的照应,多么好的回答!

 

 

我佛慈悲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感性至此,深有惭愧:归来还是记挂那“流光壁汉”的匾额该如何拂拭,才能不惹尘埃?那巍然云天的小塔可否高处不胜寒,独自寂寞独自欢?

别了,历经沧桑的辽阳府,饱受风雨的白垩塔,2012年初夏的记忆,已是一个小女子的昨日光阴——从此: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