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2013-11-07 22:5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鸟 - 小局 - 梦江南
          我爱鸟。
    它从云里来,从风中来,从天上来,看过我从未看过的风景,去过我从未到达的地方。抬头,仰望,直到脖子都快折了过去,还是不满足眺望鸟儿的角度。在我儿时的眼里,它是神仙的使者,能洞悉人间一切祸福,从我眼前掠过便会知道我小小的心里刹那的悲喜。
    我不知道是否有过那么一只鸟儿,有过那么一瞬—— 它懂我。但是我懂得它。后来,我知道鸟是一种可钦可敬,需要人类放过的精灵。
麻雀吧,多么乖巧的样子,圆鼓鼓的小脑袋和圆溜溜的小眼睛在白色胸脯,棕褐色羽毛的托衬里,不免使人意欲一掌在握,把它尖尖的小嘴看个究竟。它的周身会挣扎得凌乱了,细瘦的小爪子会扑蹬到无力,只为了回到被捕前的姿势。
    
最堪怜爱的是寒风乍起时候,它那被吹袭开去的细小绒毛。它小小的退缩着的头,黑漆漆的仿佛冻凝了的眼睛,身上还不足以盖笼胸腹的双翅……这微息的生命随时可能倒下,随时可能消逝。

 它不是燕子,没有高筑檐下的本事,也没有远走高飞的胆识。它只能在这无情的冬岁里苦苦地坚持。然而并不苦苦,雪后的沉灰一样的傍晚,我便悄然发现她的长大:那小巧的爪子像草根抓在雪里,羸弱又沉稳;那幽深的双目警惕地顾察着认为路上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的人类,然后把尖尖的喙峰啄向雪地……

 多么喜欢看它们点双脚在冰凉的路面上灵活又快乐地跳跃,多么喜欢看它们振两翅在暗淡的天空中自在又有目的地飞旋——天地闲庭,灵魂信步。

 这老天爷饿不死的家雀儿有“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坚忍和“何曾吹落北风中”的操守,更像百姓。

鸟 - 小局 - 梦江南
 

 燕子呢,它的样子自是比麻雀要体面,也不像麻雀那样居无定所,名声地位又好些,是更文明的鸟吧。在记忆之门里,有过一只公燕。一追忆,我真的想哭!那鸟儿,在外面觅食的时候,不知道家里已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的家猫顺着门框匍上房檐,扒开了我们家燕的巢,然后连窝端了,母燕和刚刚出壳的几个宝宝片刻就囫囵进了猫的巨口。那时心的剧烈起伏竟然又无比熟悉地重复在此,然而弱肉强食,却不致落泪。
     公燕回来了,和平时一样立在巢沿上,立时觉察了不同往日的气息,把头探进去了,然后起身,张皇四顾,突地飞开,打个旋儿又落回原处,叫,再探进头去,飞开,停在电线上,无声,等待。什么都没有了,它突然快速地飞回巢去,一头扎进窝里,因为扎得太猛,太深,尾巴像一把折断了的废弃的剪刀直竖在窝外,僵直,颓然,绝望!许久许久,一动不动
……

  在窗里看着它的我也一动不动——打下这最后一行字的我一动不动。


鸟 - 小局 - 梦江南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