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京城三日  

2013-02-20 07:36: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北京,我来过,是在夏天,为了父亲的病。父亲在那个夏天走了。 这次是冬天来,带着女儿。记忆才没有碰撞得那么疼。正月初六的月在满目光华里楚楚可怜地卧着,我不知道历史的浓厚与光阴的淡薄,只觉得这天上月此时倒显得分外渺远而孤清了。
 
 
 
 
 
 
图片


    天坛,第一眼是很小的时候在邻家墙上看到的,茫然不知何物而又好奇的意味如今想来便是神圣感吧,天坛祈雨很像女子憧憬爱情,明明知道美好的事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却仍然煞费心力,相信虔诚可以成全机遇,而不是相反。就像这些永远去不了广阔的海底,却住在了被人羡慕的水族馆里的鱼儿,人们习惯了这样的羡慕,羡慕住进了京城,有着这一样用一小簇水草装饰起来的房子的人。

    其实住在北京的鱼和水母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像北京的人一样把优越感妥善地从不咸不淡的”您“字里面吐出来,但他们足可以令那些靠去过北京的阅历来提升自己的外地人感到毫无杂念的欢愉。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宁静,是我一向喜欢的感觉,哪怕耳畔尽是招揽与争端,偷得一瞬安然也是好的。只要感觉,不求甚解,哈,有着容易上当的天赋。站在高处看北京,不知是哪里,为一瞥之间的静谧欣慰着,这很难得,在被利禄气息浸润着的京城里。
图片

圆明园里的花纹是容不得端详的,你一细看,心就动了,懂了,哪怕只像我的女儿那样稍稍的动了一动,懂了一点,她也撅起嘴巴,为那屈辱的感觉的叫了一声:"外国人怎么那么坏呢?"我不能说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首先告诉她:我们抱怨别人坏的时候,往往是因为我们自己不够好。真的不够好,不然,何以,他们的坏偏偏在我们身上施展得那么淋漓尽致,甚至超越了极限呢?

图片           像不像,像不像被剥离了血肉的骨骼,不肯倒下的神经,未曾泯灭的最后一丝尊严?牵着女儿热乎乎的小手,我该怎样解释自己突如其来的寒战,不能全怪阴冷的北风。没有可以始终端坐的宝座,如同没有可以一直沉睡的冰。林子里曾经穿行谁的身影,我的目光蜿蜒,和谁的惋惜重叠?水的戏法是光阴的嘲弄,历史的戏谑。盛世的乾隆看水的神奇喷涌,后世的游人尽情地拍照"留念",没有人可以预料每一场盛大的欢娱背后会有怎样的更迭演变,但是,预感可以:醉生梦死的生活距离理想的支离破碎总不会太远。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竟然看到了颐和园的春天,在冰封着的昆明湖畔,枝头萌动着的绿意像杨丽萍指尖上的风情,镜头里努力向蓝天眺望的眼睛,藏着多少述说不尽的问询。如果不是不可以离开孩子半步,我一定要走在冰面上,任傍晚的寒风肆意拂过我的脸。所谓景点,所谓经典,是不同人眼中不愿言说的秘密。如果能够在寻到了那些频频亮相的美好之外,又有新的悦目,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十七孔桥外的雅致,内的玲珑,水木自亲匾额下慈禧将登船游湖时裙袂摆过的刹那温柔——我总是设想美好,如果可以更美更好,会怎样怎样,哈,自欺欺人的天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春湖水暖鸭先知,鸭子的勇敢,鸭子的敏感。鸭子是比鸳鸯与鸿鹄更精致的禽鸟。可惜了,北京竟然是烤鸭子的圣地。此是乱语,毫无意义。

图片 图片



图片

   看天安门的曙色竟然比看颐和园的暮色凝重,这一定是教科书过分庄严的渲染不好。我想看到父亲煞有介事描述过的极帅的武警,但是没有,只看到一个淡眉小眼的卫兵,他善意地提醒女儿升旗仪式快开始了,大约我没有让女儿把他当道具来合影,反而令他觉得自在了吧。







图片
   一切标注了数字和钱币单位的地方,哪怕只有不惹眼的一处,也足够扼杀所有美好的记忆和憧憬。声称保留了原貌的四合院里的假花令我不安——直到看见这花布棉门帘。蓝底白花,或者白底蓝花,都在我贪婪的喜欢里。玻璃窗的模糊和对门屋脊的投影,还有稍显出旧色的大红窗花,他们在一起,消淡了之前那种别扭扭的对"生意"的嫌怨。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冬天的什刹海,没有花开。风吹在胡同里的时候,令人感觉不忍心听人力车夫卖力的讲解,虽说讲好了小费,但努力纠正的西北口音和费力前倾的身影仍然令我感受得到生计的不易,嫌避生意大约也是不适宜的。这么好看的影壁是用来驱邪避秽的,青花白底的素淡倒是和大红灯笼与对联的浓艳相映成趣。
图片









图片

    紫禁城的飞鸟喜欢站在高高的屋脊上,歇息,起飞,眺望,回旋——如果真的有轮回,我猜,那一只一定是曾经想溜出宫去而被毒打过的小宫女吧,不对,我猜错了,如果是,她一定飞得远远的,断不会回到这森严的金碧辉煌里来。那么,这一只一定是眷恋着权势的皇族吧,不然,他为什么不离这流转着兴衰,交替着是非的地方远一些呢?天真至此,连京城的游鱼并飞鸟都令我牵心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长城上空是蓝天,蓝的天!不曾想,八达岭上,令我感慨的竟然不是依然雄关万里,而是依然天蓝如洗,人迹罕至的地方,才可以清净。难怪雾霾要笼罩在人群密集的天子脚下了。
    通过垛口,望长城之下,顿感冬之寒杀,雪岭逶迤,冰峰如流。强风灌进衣袖,不得伸展,不知血肉之躯,怎样镇守——今日长城,俨然玩具一般:块块青砖皆有留名,只不知哪一名是当时将士所有?个个要地都要留影,只不知哪一影能值得后人观瞻?



图片

    在被人算计利益和自身算计时间的忙碌中,却是颇有几分留恋地走进北京站 ——回程,醒来时,车窗外已是家乡的黎明。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