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长河向东——读刘川的诗集《大街上》  

2013-05-14 06:5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河向东

                     ——读刘川的诗集《大街上》

长河向东——读刘川的诗集《大街上》 - 小局 - 浮萍一叶舟
 

我不知道刘川,因为我知道的实在太少。在我只知道他的名字时,先听见了他的声音,是我想象中的徐志摩那样的声音。所说的其他都已忘记,只记得我说:“不再想什么出名和得利的事情。”他立刻说:“这么说,你可把我们都讽刺了。”他是善于讽刺的,我想。

果然,我竟有幸得到他的诗集《大街上》,读到他是善于讽刺的。但是,是诗意的讽刺,绝不是我那样的肤浅的自白。这种诗意又很特别,也不像徐志摩那么的清高和忧郁,这种特别是有些顽劣,有点使坏。你读他的诗总是一开始感觉很轻松,跟没事人似的,到最后突然就被击中,被惊警,甚至在一瞬间有被掏空了般地难过!

他是这样看历史的:

ab国纪要

ab两国打了多年的恶仗
好多士兵都成了
烈士陵园里鼓舞人民继续打下去的
光荣之碑
而当ab两国
和平统一成ab国之后
这些碑
不就成了
分裂ab大国的
叛逆者的碑了吗”

 

这些石头的手

这些纪念碑

这些墓碑

用什么方式

用哪只手

一次次摁下我们高高的头

让我们弯下腰来

 

    这样的质疑,这样的追问——“靖国神社”的参拜,“伟大正确”的膜拜……那些个你曾为之花费过心思和唾沫的话题,调侃也好,论辩也罢,我们需要这样的问向历史深处与灵魂痛处的思索!

 

他是这样看社会的:

融入这个社会咋就这样难

用刀片

割自己

之全身

将皮肤

割破成

一片一片

一片一片

一片一片

一片一片的

鳞片状

之后咬紧牙关

钻进那

拥挤的人群

并想象着

如鱼得水

 

饥饿

我空空的肚子里

咕噜噜地轰响

就像打雷一样

每当饿极了的时候

我恍惚间就成了一片

愤怒的天空

想在众多无所事事却能大吃大喝的人

纸糊的头上

一锤锤砸下去

 

在本我与失我之间,人性的垂死挣扎,诗人的悲悯出离了愤怒,读者的心肠也就曲折起来!

 

他是这样看待文化的:

孔子(感叹近现代以来儒学之衰)

两三千年,

孔太小了,

装满孙子。

 

他是这样看待人生的:

 

心胸狭窄

本人心胸
十分狭窄
只可放下
少数几人

 

本人心胸
因为狭窄
拥挤难受
还请这少数几人
多多海涵

 

本人心胸
空间过小
带着大量金钱
大量名声
大量奢侈品
和大量欲望的人
请不要进来

 

直·曲

某某

是个心直口快的人

是个耿直的人

是个正直的人

是个能够挺直腰杆的人

是个性子直的人

是个直来直去的人

是个行得直坐得正的人

是个直截了当的人

是个憨直的人

最后当他的心电图

变成了一条直线的时候

人们都弯下腰来

……

没有风花雪月的过场,没有繁杂冗长的铺缀,没有学识文采的卖弄……爱之深,憎之切:有的只是黑色血液一样流淌着的幽默,有的只是直截了当针一样的尖锐,有的只是划过心头闪电一样的透彻!能将短诗写到这个份儿上,也就够了吧——诗人的心跳动着,诗人活着。

反思历史,针砭时弊,是知识分子的职责和艰辛;歌功颂德,粉饰天下,是无骨文人的膏粱与荣耀。岁月长河,淘尽英雄。看到刘川的照片时哑然失笑,他的样子一点都不徐志摩,倒令我忍不住想起魏晋的“疯”度来,读他的诗,感觉亦如是。于是被传染,也模仿着“刘体”,说了些傻话,希望我们这些并不聪明的人继续坚持着,共百川东去。

理想

想做班长,

想做大队长,

想做学生会主席,

想做公务员,

想做办公室主任,

想做副局长,

想做党委书记,

想做人大代表,

想做小孩儿。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