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父亲的纸船  

2013-06-16 21:4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他没有来得及多过几次的节日——父亲去世就快三整年了。

父亲的纸船 - 小局 - 游
       
        直到今天,我才确定,父亲是个感情细腻的人。
    我有证据,证据——只要肯寻找就有,既然已经有了结论。妈妈说他没心没肺,可是他一见老人受苦就会是清醒地发脾气或者醉酒地哭泣;邻居笑他拙手笨脚,可是他教会了我叠纸船,我觉得那是他的笨折不出来的手法,所以他不笨,所以他很细腻的一个人。
    如果有人说猜到了,很好折的那种船——我会生气的。
    我的女儿五岁时学会折这种纸船了,不是我教的。当然也不是我的父亲教的。在她学会之前,父亲他已经离我而去了。女儿自己折出来一大摞五颜六色的纸船给我看,要我夸赞的时候,我心里是特别特别喜欢她的。我便猜想,父亲有没有过特别特别喜欢我的时候?
    有过。
    父亲喂我吃药的时候,很苦很苦的安乃近片,半片,那么大,吃下它简直要了命!四五岁的我不会往下顺药,水咽了,药片还在,又害怕父亲发怒,责我不会吃药,就那么含着,不敢出声。父亲想必是知道这样的情形,从事先准备好的瓶子里舀出一大羹匙的白糖塞进我的嘴里,在白糖无比精贵的时代。 记忆中,父亲就喂过我这么一次药,如临大敌。而后为了安抚我,还折了几个小小的纸船,放在我的枕头上,是我第一次见到父亲折的纸船,可惜因为感冒的头疼,就只是抓着其中一只沉沉地睡去,没有细看。
    父亲教我折这种小船的时候很仔细,每一道折痕都压得很平整。这让我想起他给姐姐和我包书皮,精心压平的牛皮纸,每一道折痕都平直无皱,一丝不苟。以至直到今天,我仍觉得书是世上最神圣的东西。
    父亲的纸船大多是用以前那种又薄又软的阳黄历折的,每过一天,撕下来一页,父亲都是很精心把它裁成卷旱烟的纸。那天下午,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发现了这“烟纸”的富余,就折了一只小船,很大幅度地笑着对我说:“二丫,这只船送给你,载你到江南去读书!”那时候的父亲的脸,父亲的笑,父亲的话,都令今天的我,明白:父亲懂我,疼我。
    父亲去世的前一年知道我婚姻的不顺时,是这样和我姐描述他的担忧:怕她离了婚,没有人照顾;又怕她不离婚,心里憋屈出病来。
    父亲的纸船,一直是希望孩子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的平安无事。可是我把那一只只小船藏到哪里去了呢?找拾不回来了,那些轻薄的影子就在我心海里一直漂啊漂啊漂的。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