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满树梨花开  

2014-02-01 11:5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满树梨花开 - 小局 - 梦江南

是的,还不是梨花开的时候。可是记忆这回事儿,总是不讲道理。就像突然很想念一个人,是与他在哪里毫无关系的。或许, 越遥远,越想念得紧。就像这个春节,在乎我的人提起我在乎的人——父亲。原来春节是为了想念的:想念春天,想念亲人,想念留在以往的春天里的亲人……
    小时候,我对父亲是颇有几分怨言的。
    
在农村生活了十二年的光景,我们家的院子里竟然没有栽过树,什么树都没有。桃三、杏四、梨五年……你给我们栽棵樱桃,两年也就看见果子了,何必,我们要到旁人家里去羡慕那满树的花,满树的果呢?

村里只有一家小卖店,大约是姓曹的,大家却叫主人他“老毕头”的,不知源出。老毕头脸上总是慈悲吃紧,刻薄有余。每次我去打酱油总有一种挑战生意人的勇气在升腾。偏偏父亲要叮嘱:记得要老毕头添点腐乳汤。我只买两角钱的一块豆腐乳,还要人家添汤,真真要卖尽我小孩子家的面皮了!但父命难违,我的嗫嚅换来腐乳汤和一声“哼”。

老毕头家后院有棵多年的老梨树,每年春天,那花开得气势逼人,比他店里那两大坛子腐乳还要震慑心肠。我不敢猜想那翠碧的枝叶、雪白的梨花掩映下,他的家院里如何富足,只是那一树繁花就够我仰望得出神了。

秋到了。

满树好看的梨,我不敢靠近,不敢觉得好吃——好看,远远地好看,还不行么?

糟糕的是我这远远地好看,被老毕头发觉了,他绕着树巡了一圈,等到我跟前时算是结束这个圆,一声不吭地往前面的路上走去。我也要捍卫自己的什么似的离开那个场,走在那条路上。走着……老毕头突然转过身,吓我一抖,僵立住不动,他伸出那只用来拣腐乳块的手,示意我接着。我怯怯地伸出手去,小小的巴掌上瞬间多了一个梨!

我是怎么吃的那个梨,早已不记得了。

后来问父亲:在村里论,我该称呼老毕头“大爷”还是“大伯”,父亲说,什么都不用称呼,生意人狡猾小气,我们和他们扯不起——我不敢提梨树和梨。

后来我们搬家了,进城了。父亲不用那么辛苦地每天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城乡之间上班了。他说:主要是为了俩孩子进城念书。

在看梨花成了城里人的享受时,在各种各样的梨我可以随意买来时,我还常常想起儿时仰望的那一树繁花,那一树雪白,还是觉得如果父亲能在我儿时生活过的院子里栽棵果树,就不可惜了。
 

大年初一去拜年,听长辈说起父亲与他赌气的话:我现在活得不如你,将来,我的孩子未必比你的孩子差!我知道亲戚是在夸赞我,是在告慰九泉下的父亲。

我听着,笑着,呵呵地笑着……
 

原来,父亲为我栽过树。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