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江南

小巷清幽人未识 青丝不系烟雨中

 
 
 

日志

 
 

哪一块排骨都好  

2014-03-08 05:5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哪一块排骨都好 - 小局 - 梦江南

那个成就很高的老教授给我们讲:很小时候的他,意外得到了一些杏,杏太好了,他要把它们都带回去给妈妈。可是从一开始,它们的鲜甜就极强地诱惑着他六岁的胃口——怎么办?他选了一枚杏子含在嘴里,并不咬开,坚持一路到了家……讲到动情处,他哭了出来。

我惊呆了:是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勾起了他记忆中的艰辛,还是痴儿报母的行动感动了自己呢?若是演讲的技巧,是最合理的推测;若是思母的情绪,是最合情的猜想。

想必,母亲为孩子所作出的克己更多不胜数,并出自本能。

读初中的时候,我的母亲正在做清扫大街的临时工,很苦。说苦,是因为她身形瘦小,力量有限而工作量很大。

那天中午放学,我顶着毒太阳走回家,为别人都有而我没有自行车而气恼。饭菜很简单,妈妈一会儿又要去上班。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衣兜里掏出两个梨来,给我。这是我以前没有吃过的一种梨。不知道妈妈吃没吃过。但我小小的心里有点难过了:她那么累,那么热,那么渴,为什么不吃掉一个呢?我问过,那个“在籍”的搭档只给了她这两个。当时,她一定想都没想,就把梨放进了衣兜里。

那段时光里,母亲照过一张像,照片上的她又黑又瘦,连笑容都那么疲惫而勉强。我记得那么清晰,总不会模糊。

她变得胖又白些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我们没有舒心太久,她就脑血栓了,医院里昏迷着,胡乱咬牙和呓语——她这大半生,坚持得太难了(从十几年后我的父亲去世而她不甚想念来看,她的婚姻并不如愿,是为了孩子一直隐忍着。对于女人来说,这并非人生上策。但对于母亲的身份,天下这样的女人无疑是可敬的)。我说:妈妈,你起来,你的孩子很害怕;我说:妈妈,你起来,快扫大街去,好给我买自行车!那天傍晚,她睁开了眼睛,我们小心翼翼地和她交流……她的意识始终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只好出院了,她坐在炕上——当母亲的似乎只有病了时才会坐在炕上。

我端进水来,看见她正企图用已经不灵便的右手去抓起炕角放着的毛裤。那条毛裤是她病前已经织好了一条半裤腿,剩下的针线无奈地等着它的主人回来。妈妈很困惑自己本来灵巧的手为什么不能继续给女儿织毛裤了,抬头无助地看看我。这一看,我的泪就落在给妈妈的水碗里,喂妈妈喝下去。

母亲的病情终于稳定了,十几年来,还是改不了吃饭时不肯多主动夹菜的习惯。可她的左手已经练得很灵活了呀,我们的生活已经过得比较宽裕了啊,有时我会故意激她:妈你真扫兴啊,这么多好吃的,干嘛不和我们抢着吃啊!她仍然不肯,只是干笑。我们越是吃得欢,她越是迟疑。尽管碗碟仍满。

我的女儿喜欢吃糖醋排骨,我好不容易学会做法。乐颠颠地做得了,端给她。那个小人儿啃着嚷着:妈妈,好吃!妈妈,你也吃啊!我笑着回应她,手里的筷子在盘子上空停着:想挑一块不算好的排骨吃,可是,这一块,不错,给孩子留着;那一块,也好,给孩子留着……哪一块都挺好的啊,都该给孩子留着。

 这时,我明白了。明白了曾有一个看上去傻乎乎的当妈的人说:有好东西啊,给孩子吃了才是好东西,要是自己吃了就白瞎了……

“什么人,你吃得只剩了一小口,才想起她;什么人,她只吃了一小口,就想到你!”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